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文字中为何唯独中文有文言文_国际观察_论坛_龙8国际娱乐平台社区

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文字中为何唯独中文有文言文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8 20:21:37 点击:24870 回复:2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一

  首先要明白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区别何在?就在与语言是否同步。白话文与语言完全同步,是语言的符号化、文字化,而文言文却并不与语言同步,而且刻意在与语言保持距离,因此,不是语言的符号化,而是与语言相对独立的一套抽象符号系统。

  也就是说,文言文与白话文存在本质不同,白话文只是语言的工具,属于语言系统,但是文言文却不是语言的工具,不属于语言系统。也可以说,现代中国文字实际上存在两套系统:文言系统和白话系统。

  中文之外,人类文明史中的所有文字,都不曾存在文言文,而都是白话文,无论是字母文字,还是字母文字之前的古两河的楔形文字,以及古埃及文字。

  对于字母文字,说它们是语言的工具,属于语言系统,是很好理解的,因为字母本身就是表音的,就是模拟发音,由字母所组成的单词,也是模拟语言中的单词,就是为了拼凑那个发音。所以,字母文字在书写又叫“拼写”。

  对于古两河的楔形文字,现代人,尤其是欧美人,认为是与字母文字存在本质不同,因为楔形文字是象形文字,而字母文字则是抽象文字,而且很显然,字母文字比楔形文字先进。
  首先,说字母文字是抽象文字就是一种误解和笑话。因为字母文字是模拟语言的,也就是模拟声音的,尽管声音没有形象,用眼看不到,但是却用耳朵可以听的到,依然是一种具体、具象的东西。一种对具体、具象的东西进行模拟的东西,怎么可以说是抽象的。因此,尽管字母文字不是象形文字,但远称不上抽象文字,而是“象声文字”。

  其实,说楔形文字是象形文字也是一种误解,它本质上也是象声文字。 楔形文字和后来的字母文字根本目的都是为记录语言、模拟语言。尽管从字形上看,楔形文字是象形的,譬如,牛字,用一个很像牛头的符号来代表,但是,这个牛头符号的目的却是为记录牛的发音,因此,这个符号也是一个“象声字母”。

  牛字之类的字还多少有点意义,但是在楔形文字中,却存在大量完全没有意义,至少在当时的古两河社会内部完全无意义的字,这些字的唯一作用是用来表音,用来象声,就是彻头彻尾的字母。有“亚述学”的德国研究者认为,这些字母性质的楔形文字是借用自当时的中亚东欧一带的草原民族的,这些民族是后来的印欧民族的前身。这位德国人据此认为,文字的最早发明者并非古两河人,而是古日耳曼人。

  这位德国学者研究很有价值,说明了楔形文字的原始造字理念是更可能是外传的,而非原创的。那么是不是中亚东欧的游牧部落原创性地发明了文字?当然不是。上篇文章已经指出,人类文明史中最早的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出现在中国,就是甲骨文之前的“文”,或者“文系统”。而且,文系统又包括三个子系统:易经符号系统、结绳符号系统、书契符号系统。出现时间至少在10000年前。但是,中国的文系统并不用于记录语言,而只用于记录“意”、“义”,就是义理、道义。更可能的情况是,中亚东欧游牧首先接触到中国的文系统,但是,却把他们改造成用来记录语言,但是却又不成体系。

  楔形文字和字母文字都是语言性文字,都是象声文字,唯一不同在于,楔形文字的基本单位是语言的一个单词,而字母文字则将语言上的单词进行分解,构造出了发音上的基本单位,即字母,再用这些字母去按读音拼凑单词。因此,从楔形文字到字母文字,只是技术上的改进,并无本质的变化。按中国的标准和语言,它们也都是白话文。

  尽管中国自至少10000年前的文明伊始,就存在抽象的记录符号系统,即文系统,但是,却并未将其应用于记录语言,而是用来记录“意”、“义”,用来记录义理、道义。也正因为如此,当字在中国出现后,尤其是开始大规模使用后,激发了“文”、“字”、“言”与“意”的关系的大讨论,这种讨论在春秋战国时兴起,直至三国魏晋时期才结束。这样的讨论也仅仅在中国文明史中发生,为其他任何文明所无。

  《周易•系辞》说:“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故圣人立象以尽意,系辞以尽言”。“书”是指字;“言”是语言;“意”是道义;“象”是卦象,也是文;辞是指无字时代,对易经的口耳相传的部分,也是语言。“书不尽言”是说字与语言并不同步,字的数量少于语言的单词;“言不尽意”是说即便是语言也是无法准确地表达道义的内涵;“立象以尽意”是说发明卦象这种文去表达道义。

  庄子说:“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三国魏晋时期的王弼,可谓是这次大讨论的集大成者,也因此仅凭20多岁的生命就彪炳青史。他在《周易例略•明象》中说:“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言生于象,故可以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

  纵观这一历时达好几百年的大讨论,有一点是公认的,“意”是本源与核心,语言也好、文也好、字也好,都是表达“意”的手段,这是参与讨论各方各家都认同的,尤以王弼说的更清晰。

  到了唐宋时期,这个问题又转化为由字所组成的文体、文章与道义的关系,而结论则是“文以载道”。

  这意味着在道义是文之源,文之本。在文系统出现之前,中国文明就已经出现了独立的道义概念,而文被发明出来就是来表达和传递道义。中国文明的出现就是以文为标志,究其核心是以道义的出现为标志。从这个意义上看,在整个人类历史中,也唯独中国有资格称的上“文明”,因为唯独中国存在表达道义的文系统。其他任何文明,无论是古两河古埃及文明,还是现代的欧美文明,都不曾出现独立的道义概念,不曾出现去单纯表达道义的文系统。

  前面我们已经对易经的八卦符号,结绳的绳结符号,书契的契齿文符号做了详细的解读,这些符号本质上都是数、数字,这三者共同构成汉字产生之前的文,或文系统,用以表达诚信和道义。

  在中国传统看来,字只是文的与语言相结合的扩展,其基础在文。许慎在说《文解字序》中说:“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以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明确指出,字是文的基础上扩展而来,字是文的孩子。字的本义就是抚育孩子。

  只是,囿于历史资料缺乏,许慎在这里犯了两个错误。一是认为文是成形原理是象形的。其实文的基础是数字,而数则是绝对抽象概念,因此文绝非象形的,因为压根无形可象,而只能是人为赋予。因为无论数字,还是道义本身,都是绝对抽象的。二是,认为最初的字起源于书契,其实书契依然是文,尚不是字,字要到商朝才有,就是甲骨文的出现。

  字在中国出现,不过是把原先用于表达抽象的道义的文系统,开始转向去表达语言。即许慎所说的“形声相益”,只是“形”字不太准确,直接用文字比较准确,即“文声相益”。

  毫无疑问,尽管文系统在中国历史中存在十分漫长,直至商朝,至少存在了7000年,但是,字在中国的出现还是非常突然的,即用文去表达语言的做法在中国的出现是很突然的。很可能是受到了西亚楔形文字的影响,或者是受到中亚东欧游牧的影响,因为用文去记录语言首先是在那里出现。也就是说,甲骨文有明显的外传特征。

  但是,前文已经指出,古两河的,或者东欧中亚游牧部落的,用抽象用文去记录语言的做法,又很可能受到中国文系统的影响。因此,甲骨文传入中国,并非完全的进口,而是出口转内销。

  正因为如此,在中国传统记载中,即便字有外来成分,但也从来不认为字的出现是突然的,也不认为是一个多么大的事件,而只是认为是文的扩展和延续,依然是文。

  但是,当与语言结合的字出现之后,导致中国的符号记录系统发生了两方面的变化。一是,文系统被字系统取代。二是,字系统与语言的合流,作为一种新形态的文,字的属性和功能开始发生变化,由以前的单纯记录道义,转向也开始记录语言。

  在字出现之前,中国的文系统又包括三个相对独立的子系统,分别是易经符号系统,结绳符号系统,书契符号系统。当字出现后,文的三个子系统都进入了字系统,被字所直接继承,成为字的基石。只是,随着结绳和书契作为契约工具、信用工具的消失,结绳符号和书契符号作为独立的文系统局面也随之消失。直至最终人类对此完全失去历史记忆。但是,由于易经作为一门学问在中国一直坚实地存在,因此,易经符号系统也一直独立存在。

  对中国文明而言,字实际上就具备两个相互矛盾的功能和属性,即文的功能和属性和语言的功能和属性。文是道义的工具,其目的是记录道义。字从原始意义上来说,是语言的工具,目的是记录语言。这两者在根本上是矛盾和冲突的。

  也正是这种矛盾和冲突,导致在春秋战国时期,爆发“意”与“言”、“文(象)”、“字(书)”之间关系的大讨论。这一讨论一直持续到魏晋时期。

  二

  甲骨文在商朝就出现了,为什么这种冲突直至春秋战国时期才恶化并激发大讨论。原因在于,尽管字在商朝就出现,但是,在商朝和西周时期,字的功能和使用范围极为狭窄,社会的整体依然是有文而无字。

  甲骨文被引入,最初只是服务于祭祀仪式。更准确地说,甲骨文是一种献给神的祭品。甲骨文所记载的都是已经发生的事件,也就是历史事件,尤其以已经发生的占卜为主。然后,再将这些记载历史事件的甲骨打上孔,穿成串,就是“册”。“册”字的甲骨字形就是用绳子穿成串的不规则的甲骨,而非整齐划一的竹简。然后再将册作为祭品献给神,这就是“典”。“典”字的甲骨字形就是双手捧着册而敬奉神的动作。因此,“典”字本意就是用册作为祭品的祭祀仪式,也指用于典祭的册,即典册。

  《周礼》中提到“策(册)祝”,就是属于典祭后来的变形,属于典祭的范畴。《尚书•金縢》记载了周公进行册祝情形,周公在策辞中说愿意以自己的生命去换回武王的病愈,仪式完成后,将册藏入金滕之中。金縢是用金属(更可能是铜或青铜)制的带子进行密封的柜子,相当于现代的保险柜。

  典祭,或册祭从形式上来说,是用字来做祭品,但典祭出现之前,中国早已存在另一种祭祀形式,叫祼祭,使用的祭品不是字,而是字之前的文,具体是书契。典祭明显是从祼祭演变而来,可以说是一种新形态的祼祭。典字的甲骨文在字形和读音与祼都高度接近。

  在前面《穷究券字的起源》一文中,我们已经对祼祭的原理,以及祼字字形的演变历程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典字的甲骨字形是双手捧册,而祼字的最原始的甲骨字形则是双手捧一根竖线,这个竖线就代表书契,而且是书契之右契。书契右契在书契机制中是相当于借款人所开出的借据,代表着其诚信、信用。同时,在金融上看,右契也是有价证券。其价值取决于借款人,即左契持有者本身的信用程度。右契的专有名词是“关”,因此,北宋有一种纸币就叫“关子”。用于祭祀的右契也有个专有名词叫“券”,券的上半部分“”就是从“祼”字的最原始甲骨字形演变而来。

  甚至在可能在祼祭之前,即在用书契之右契作为祭品之前,就出现了类似的祭祀方式,就是用结绳的右绳为祭品的祭祀方式,这种祭祀方式直接叫做“祀”。在前面讨论文字的结绳起源的文章中,已经指出了这一点。结绳机制与书契机制类似,都是中国早期的契约,也是人类文明中最早的契约。“契约”一词中,“契”就是书契,“约”则是结绳。

  “巳”的甲骨字形就是一对结绳合约的右绳,相当于书契之右契。因此,“祀”的本意应该是用指用结绳之右绳作祭品的祭祀仪式。这是可能是中国用文做祭品的最早的祭祀形式,所以,本来作为一种特殊祭祀仪式的“祀”成为祭祀的总称。

  右绳、右契之所以可以被用作祭品,祼祭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祭祀仪式中最核心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独特的祭祀理念,就是“鬼神飨德”,认为人的德是献给神的最好祭品。人最好的德是什么?是真诚、诚信,而诚信则是道义的基础,甚至等同于道义。《中庸》说“率性之谓道”,率性就是真诚,道就是道义。

  也就是说,以结绳之右绳作为祭品的“祀祭”,以书契之右契作为祭品的祼祭,都是以文为祭品,结绳符号、书契符号都是文。而文则是用来记录和承载的诚信和道义,因此,“祀祭”和“祼祭”的真正祭品是祭者的诚信和道义。尽管在以字作为祭品的“典祭”中,似乎形式上与“祀祭”、“祼祭”有所不同,但祭祀原理是等同的,也是将真诚和道义用作祭品而献给神。无论是甲骨文的册,还是周公册祝的册,所记载的都是事件,则写事件都可以记录和代表祭者的真诚。甲骨文所记载的事件主要是占卜,而正是在占卜中,当事者会保持足够的诚意。因此,记载占卜事件只是形式,实质是记载当事者的诚意。

  甲骨文的册是中国最早的历史记载,也正是在此时奠定了中国历史记载的两大原则。第一,记载的事件要真实。第二,记载的事件有都是形式,实质是记载事件所反映的“意”,即诚信和道义。《春秋》经只是甲骨册的延续。

  因此,字(甲骨文)由文孕育而出的过程,实际也是典祭由祼祭孕育而出的过程,表现出很强的连续性,虽然字和典祭都有很强的外传特征,可能受到古两河-埃及文明的影响。字在古两河出现后,也被用于祭祀,古埃及的字更是主要用于祭祀。但是,最早用抽象记录符号作祭品,即用文作祭品进行祭祀的则是中国。

  因此,古两河和古埃及以字为祭品进行祭祀的做法却又很可能受到中国用文进行祭祀的影响,从中国引入。只是对中国而言,文是用来承载诚信和道义的,然而,古两河和古埃及文明并无独立的诚信和道义概念。因此,他们只想到用文去记录语言,这样就“发明”了字,而且是象声的字,白话的字,然后用字去记录献给神的具体的祭品,或者记录对神的承诺。

  也可以说,在早期人类文明,历史中曾经存在两类用记录符号作为祭品的祭祀,一种是“文祭”,一种是“字祭”。“字祭”源于“文祭”。尽管中国“字祭”的出现时间较古两河可能稍晚一些,但是,唯独中国在“字祭”之前存在“文祭”。因此,古两河古埃及的“字祭”更可能是受到中国“文祭”的影响而产生,然后再回流到中国,引发“字祭”也在中国出现。

  因此,作为汉字最初形态的甲骨文,实际上有三个特征。第一特征,是语言化的,但并不安全;第二个特征,直接用途是记载过去发生的事件,即记载历史;第三个特征,保留了文的特征,从根本上来说,是记录诚信和道义,这种诚信和道义是通过历史事件来表现的。

  “字祭”,即“典祭”、“册祭”,这种祭祀形式的引入是从政府开始的,而且也仅仅局限于政府,主要是天子们所使用,并没有为民间所接受,没有在民间普及。在商朝和西周时期,汉字,包括甲骨文和金文,主要使用于祭祀,而且主要局限于政府,并不服务于日常生活,并没有在民间普及。

  汉字的真正世俗化、民间化是发生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时期。但是,春秋战国时期,尤其是战国时期,是一个混乱的战争年代,而汉字的推广则需要一个和平环境。所以汉字的真正大规模普及是发生在天下安定后的汉朝。《五经四书》文本的定型就是在两汉完成的,奠定了后来所谓的经学的基础。

  但是,由于受到外来思想的影响,汉朝人又无比的迷信,将一些外来的迷信思想混入了经学。在这些迷信思想中,主要包括“易经象数”思想,“阴阳五行”思想,“天人感应”思想,“谶纬”思想,公羊中对孔子的盲目崇拜思想等。在这些迷信思想的影响下,又导致《五经》的文本充斥矛盾。从学术、学问的角度而言,汉朝人可谓是功过参半。

  但是,清朝人并不明白汉朝学术的底细,他们由于厌倦于宋明理学的空谈,认为这是受到唐以来的佛教和道教影响的结果。他们认为唐以来的学问都是不纯正的,于是他们想回归经学的本源,回归孔孟的本源。但是,在孔孟所身处的春秋战国时期,是一个乱世,那时汉字尚未真正大规模普及,并没有留下太多文献。于是他们退而求其次,一心想通过考据的手段恢复汉学,清朝考据学甚至可以直接称之为“汉学”。

  因此,有清一代的学术注定是个大悲剧,考据学的最终结果是,不但没有恢复汉学,不但没有回归五经之本源,反而,引发国人对五经信心的系统性崩溃,甚至对中国历史信心的系统性崩溃。现代的肤浅者认为,五经的崩溃,传统史观的崩溃是受西方冲击的结果。事实上,西方的冲击只是外因,清朝考据学才是内因。

  但是,绝不是说清朝人不该去做考据学,也绝非考据学本身让五经崩溃。事实上,考据学只是一个发现真相的过程。从发现真相,恢复汉学的角度而言,清朝考据学的确做到了,的确非常伟大。但是,让清朝人始料不及的是,汉学不仅不是五经的本源,而且是千疮百孔,存在无法解释的系统性矛盾。

  正是严重矛盾的存在,让晚期的清朝学术界在内部产生了巨大分歧,于是出现了所谓的“今古文”之争,及至最后出现了康有为的学术阴谋论之作《新学伪经考》,荒诞地提出,王莽之后,五经和《史记》都是伪造的。正是康有为的这本书,点燃了五经和传统史观崩溃的导火索,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清儒的悲剧在于,只有发现问题的能力,却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如果清朝不认真做考据,五经的问题和矛盾还不会如此清晰地暴露,五经的崩溃也不会来的那么快。

  但五经的问题本身并不在清朝的考据学,而在考绝学所致力于恢复的汉学。五经的文本是在汉朝定型的,但是,汉朝人却缺乏基本的辨识能力,把与五经的本意相矛盾的思想、说法混入了五经文本。

  因此,要真正复兴中国传统文化,首先就要恢复对五经的信心,而要恢复对五经的信心,就必须完成清朝人未竟的工作,恢复五经之本源,恢复真正的五经。而要恢复五经,必须明白记载五经的汉字之起源和演变。理解汉字之起源和演变,必须明白汉字产生之前的文的起源和演变。

  由于汉字一方面是文字化的,是语言的工具,另一方面又是由文所孳乳,也保留了“文以载道”的属性,是道义的工具。汉字试图在这一对相互冲突的目标之间求的平衡。也就是说,汉字的性质介于完全与语言无关的文系统与完全语言化的象声文字之间。一方面要与语言结合,另一方又要维持表达道义的目的,导致其不可能像西方的象声文字那样完全语言化,而可以与语言保持距离。

  因此叫“文言文”。“文”就是字之前的文,“言”就是语言,就是既“文”又“言”的文。实际上也是不“文”不“言”的文。

  笼统地说,白话文之前的所有古文都是文言文,但是,更主要指礼崩乐坏后的春秋时期之后的古汉字,原因在于,前文已经指出,只是从那时汉字才真正开始由祭祀走向世俗,由朝廷走向民间。甚至可以说,是汉字的真正开始。商朝和西周,当时的甲骨和金文,主要用于祭祀,而且仅限于朝廷,相对于整个社会汉字几乎不存在。

  只是从商到周,祭祀的方式有所变化。譬如到西周,金文主要是用来刻写表彰先祖的铭文,开始出现用成篇文字写册的册祝,开始用真正的历史事件作为祭品,这就是《春秋》的起源。这些都成为中国最原始的文字材料,是《尚书》、《春秋》的前身。同时,从文风看《周易》卦爻辞也是西周写成的,这是传统所说的“文王系辞”的历史基础,也是易经文本被称为《周易》的原因所在。并不是说卦爻辞真的是文王本人所写,只是说这个事件发生在西周,而作为西周的开创者,文王被用来指代这个时代。

  同时,作为汉字的最初形态,商朝甲骨文和西周金文,更表现出文的特征,语言化程度很低,与语言的同步性很低,因此非常难懂,所谓的诘屈聱牙。甲骨文都是简短的句子,没有成篇的文字。西周金文稍微进步了一些,开始有成篇的文字,但是依然难懂。

  到了春秋汉字开始世俗化、民间化应用之后,与语言的同步性也发生了大大的提升。五经的传就是用春秋之后的汉字写成,所以非常好理解。同时,传并非是仅仅对经的解释,而从主体上来说就是经。

  以易经为例,在西周之前,唯一符号化的只是卦象,其意义完全依据卦象的口耳相传。即那时只有文,而无字,文之外的东西完全靠语言。西周开始进行了第一次文字化,有了卦爻辞。但是文字化的程度依然很浅,大量的内容依然靠口耳相传。只是到了春秋之后,文字的真正世俗化、民间化之后,才开始了第二次文字化,这次文字化的结果被称作传,其实传也是经,只是文字化晚了一点而已。传的本义是传,即一代一代往下口耳相传之义,经本来也是传,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当然,由于传的文字化发生在春秋之后,因此也会被混入当时的“新思想”,而这些思想是可能违背易经本意的,如阴阳五行思想,这就需要我们具备识别能力。

  白话文则是象西方文字一样,成为彻底的象声文字了,成为彻底的语言的工具了,汉字的表达道义的功能彻底消失。从易普及易使用的角度这是一个进步,但是,从道义的角度,这个一个巨大退步。(订阅号:道义社会)

楼主发言:43次 发图:4张 | 更多
作者:星条旗当柴 时间:2018-03-08 20:24:06
  为何只有英语有yes和no?
  为何只有日语有雅蠛蝶?
  • 天天被封号: 举报  2018-03-11 22:32:34  评论

    计算机再先进一点,英语、法语等西方文言文会发现的,领先中国50个世纪以上!
  • 会当水击三千亿: 举报  2018-03-13 15:13:35  评论

    中国有文言文,就是书写方便,早期在竹简上写,当然不能洋洋洒洒随便写,后来纸张发明了,但印刷业限制,文言文用最少的字去表意这一优势还是得到保留。其他文明,人家都是高大上啦,不管是羊皮、还是比竹简更费事的莎草纸,都管够啊,洋洋洒洒就是数百万字,是在不行,脸皮也可以写嘛。还要什么文言文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创建大业 时间:2018-03-08 20:37:14
  放了一大堆,先证明你研究过地球上所有的语言吧?否则,后面的都是屁话!
  • 片反主是个鬼: 举报  2018-03-09 17:16:12  评论

    对, 写TMD一堆狗屁文章 , 结论就是一个, 中国的文字是TMD受外国人影响才出来的, SB 文章 .
  • 海盗009: 举报  2018-03-14 11:38:03  评论

    看了标题就知道,后面的不用看了,楼主估计连古英语都不知道是个啥吧~ 敢说thou、thee、thy、thine、ye这些单词不是英语?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阳澄湖蟹 时间:2018-03-08 21:15:59
  说明中国文字文明出现的早,纸还没有发明,用文言文比较方便。
  • 菜鸟啥意思: 举报  2018-03-09 00:55:02  评论

    正解
  • 秦汉春秋天下: 举报  2018-03-09 12:13:28  评论

    不可言,不可说,不可思意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gellhat 时间:2018-03-08 21:49:15
  写这么长,辛苦了!
  可是方向错误,越辛苦越错的远!
我要评论
作者:陈绍禹2016 时间:2018-03-08 21:51:45
  拿刀往竹子上刻,太累,字当然越少越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博努奇宝宝 时间:2018-03-08 21:57:21
  所以中國古代文盲成群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胡书双 时间:2018-03-08 22:18:41
  无聊,就告诉你们文字的创造条件和那时的环境,开始古人是没有一切知识,都靠本能来生存。日子每天都是新奇,每天会肚子饿,那时古人就去想怎么过上好日子,想了很久发现想是一样会饿,这时古人在行动中学会了一些简单的生存工具,但在新生孩子中还是因为经验不足死去。在年长的古人也逐渐老了,经验足,空闲的时间多了,有多的时间去回想这一生走过的路,在路中也知道自己的过错,古人只能用线组成图来告诉年轻一代,什么能吃什么能用,在经过岁月的洗礼,有位圣人出现了,他通过每天一样的太阳高山月亮来创造出文字,基础是前辈的图画。太阳是圆月亮是线的弯曲。高山是三线,他吧文字告诉族人,族人对线笔画也容易了解意思。就是说文字的创造于自然的万物。这就是中国文字的由来,中间的空白没有断裂过,只是被后人的自作聪明给简化带偏了。最早的文字是要与自然做参照物的,古人也是吧要说的意思,是文字由来的思想来告诉我们。可惜了,到现今你们吧古祖的一切给乱化,哎知道嘛没有前人的生命去实践,不可能有现在的你我。在现在你们用的都是简化的知识,而不是源头的知识来读经文。只有道德经在反复的提醒世人。可惜你们理解的是什么?悲剧的让人心疼。你们会觉得没什么,我始终要去面对祖先的。五千年很长时间嘛?知识提炼出来的就只有几样传承而已。没有自己的情绪在里面,没有时代的框框,也不存在时间限制。要不是为了传承。
作者:班马秦声 时间:2018-03-08 22:45:10
  作为楼主所理解的“文言文”的代表与标志性的《尚书》,其遣词造句即是古人当年的口语。
我要评论
作者:donghairen2011 时间:2018-03-08 22:45:55
  因为古汉字要刻写在竹简上,太费劲,重量也不小,能省写一个也好。尽量精简的文字当然不是口语,成了文言
我要评论
作者:你流的什么血 时间:2018-03-08 22:46:35
  神经病啊。。。。。。。。。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9 08:58:40
  文言文并不等同于古文。任何文字都可有古文,但唯有中文有文言文。“文言”即用文记录言,既文又言,也非文非言。中文之外的字,都是只有言,而无文。
  • 漫漫昆侖萬古刀: 举报  2018-03-09 15:02:06  评论

    评论 蔡寨主:坑!
  • 笔记本1号: 举报  2018-03-10 10:26:03  评论

    得了,洗洗睡吧楼主。古两河和古埃及的古文字,都是华夏上古文字的外传!甲骨文之先的华夏文字是濮文(它在今天较好地保存在彝文中),甲骨文就是以濮文为字根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iamemily1990 时间:2018-03-09 09:47:34
  文言文真的很好 言简意赅 就像压缩包一样用最短的文字记录意思
  • 悲哀的服务生2016: 举报  2018-03-09 17:06:22  评论

    文言文容易有歧义,同一句子容易产生不同或完全相反的意思!所以,虽然压缩,但容易丢失其中的数据!比如…王惧之,!既可以理解为王害怕他,也可以理解为王恐吓他!!!
  • iamemily1990: 举报  2018-03-10 09:27:35  评论

    从实用性来说确实有弊端 但古文 在艺术上和白话文比起来 读起来非常舒心就在于文字少给人遐想的空间 不像现在稍不留意就一大堆废话 大大降低艺术美感 而且在有限的字数尽量精准的描述对作者的考验更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9 09:52:21
  识字不识文,知字不知文,才是真文肓。现在所说的文盲只是字肓。
  • 证道化天: 举报  2018-03-09 11:54:36  评论

    印度的天城体用于记录佛经,就类似于文言文,印度人已经看不懂天城体了。中国有季羡林以及钱文忠等十几人能看懂,德国有几十个人能看懂。
  • 蔡寨主: 举报  2018-03-09 12:04:41  评论

    评论 蔡寨主:印度的文字出现的很晚,梵文也是字母文字,象声文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9 10:04:57
  关于文言文的三个误解:一是把文言文等同于古文;二是认为文言文仅仅在于字数少;三认为文言文字数少为了节省书写成本。
  • 片反主是个鬼: 举报  2018-03-09 17:22:05  评论

    SB 就是楼主.
  • 笔记本1号: 举报  2018-03-10 10:28:17  评论

    得了,洗洗睡吧楼主。古两河、古埃及、古印度甚至美洲、克里特岛的古文字,都是华夏上古文字濮文的外传!濮文是甲骨文之先的华夏文字,它在今天较好地保存在彝文中。甲骨文就是以濮文为字根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aochenyy1 时间:2018-03-09 11:50:38
  里面观点蛮好的 。思考的有新意 有实在内容。
作者:喜看稻菽 时间:2018-03-09 12:12:47
  音、形、意合而为一,浓缩就是精华!
作者:kenlistian 时间:2018-03-09 12:22:41
  有些道理,文以载道.如同用一种象,表达背后的整个过程.

作者:makelose999 时间:2018-03-09 12:54:23
  胡扯,古文就是文言文。为啥有文言文?因为古代写字是用刀在竹简上刻。文字太多刻不下。所以才需要精炼语言,用最少的字来表达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此回复已被删除 时间:2018-03-09 13:20:35

  文言文:古代用文字组成的书面表述的文字体系方式。
  白话文:现代用文字组成的口语表述的文字体系方式。
作者:夺泥燕口削铁针头 时间:2018-03-09 13:28:04
  说明中文文字是真的存在于有纸张之前
  如果中世纪甚至更前,没有出现廉价纸张,有什么鸿篇巨著,那肯定是造假,为什么,文字的载体太贵,根本没有承载什么鸿篇巨著的可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mjkk9999 时间:2018-03-09 13:29:00
  上巴伐利亚文表示不服
作者:ty_因为爱所以恨 时间:2018-03-09 14:18:18
  文言文是古代为了节省材料,不得已缩写,早知道秦汉以前可以用竹简写字的,材料非常有限,所以就像以前的电报一样,能用最小化的字,表达最大的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zhouxiaomimy 时间:2018-03-09 14:19:09
  说这么多 没能一一看完。我觉得文言文的存在。是因为作为文字载体的东西太金贵了,所以需要尽量简化来记录,这个才是文言文的的形成。
作者:盗贼21 时间:2018-03-09 14:24:13
  切,英语法语德语同样有中世纪古语。
  再说了文言文是因为竹简,或者纸张雕刻太贵。必须用简练的语言表达清楚。所以才有了后来各种注释.
  现在让你用千字来表达千字经的内容以及不重复文字,没任何人能搞定,所以你说中国古代人不聪明?只不过他们没用到科学技术方面而已。
  • 浴火油条: 举报  2018-03-15 05:28:08  评论

    先秦时代齐晋楚秦文字写法也不一样的,跟现在英法德意一样的文字差别。
我要评论
作者:hfxj88 时间:2018-03-09 14:30:35
  过去没有纸,文字要写在竹帛上,价值不菲,所以要尽可能的少写字并且表明意思,文言文就出现了
作者:积分首页 时间:2018-03-09 14:56:52
  @hfxj88 2018-03-09 14:30:35
  过去没有纸,文字要写在竹帛上,价值不菲,所以要尽可能的少写字并且表明意思,文言文就出现了
  -----------------------------
  对的,我刚想说,就被你说了。文言文相对白话文,有两个主要特点:
  1、一个字能表达一串话的意思。所以表达相同的信息量,文言文短。
  2、通假,所谓通假就是错别字,不过是在古代条件下,非故意的错别字。
作者:汉民很多 时间:2018-03-09 15:05:14
  英语的古文和现代文也有很大区别,你读读莎士比亚的原文就知道了
作者:jhgaa 时间:2018-03-09 15:10:25
  最早是刻刀刻在龟甲上和陶器,其后出现在青铜器上,竹简已经很晚了,但仍然书写不便,秦代还是小篆和隶书混用。

  书写和保存的代价太大,只能尽量简短了。

  文字限制语言是不得以的,语言和文字能同步当然是最好的。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9 16:06:19
  看来对文言文,最大的误导来自经济决定论。呵呵,如果字少仅仅是经济成本决定的,仅仅是有纸无纸决定的,为什么既便有了纸,文言文还存在。最终使白话文替代文言文的因素并非经济因素,而是人为“革命”。
  • jason_zd: 举报  2018-03-13 16:46:18  评论

    有了纸还用文言文是因为路径依赖,都写了上千年的文言文了,不可能因为纸张的出现就突然改变了。白话文最终替代文言文是因为晚清中国遇到了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中国政治文化经济军事全面落后西方,被迫进行现代化改革,语言改革是现代化改革内容之一。
我要评论
作者:hoige2 时间:2018-03-09 16:19:43
  瞎扯,书面语和口语的差别而已
  只是说太多的语言差别没这样大
  中国更古老一些所以差别就更大一些
  • 如是一我: 举报  2018-03-09 16:50:29  评论

    明清小说不是书面?为啥要用白话文呢?
  • hoige2: 举报  2018-03-09 17:02:51  评论

    大概就如同上面说的以前记载成本太高所以尽量简约吧,后来便宜了也就无所谓了 当然也有习惯的进化问题吧 毕竟中国古代史比较长,进化差异大可以理解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皇天意 时间:2018-03-09 17:11:27
  有文字就有书面语和口语的区别啊,这有啥奇怪的,文言文是古时候的书面语啊,有啥奇怪的?
作者:牛多头怪 时间:2018-03-09 18:20:10
  @阳澄湖蟹 2018-03-08 21:15:59
  说明中国文字文明出现的早,纸还没有发明,用文言文比较方便。
  -----------------------------
  是因为甲骨文,金文的实际应用需要。在甲骨上刻画20多个字,就可以占卜了,简单,方便,快捷,也足够甲骨那点点面积。你也有白话文:一写几百字,甲骨刻十几块,那么占卜看哪块啊。

  这其实和电报是一样的,当年发电报,都是文言文,为什么,省钱啊,你啰啰嗦嗦几百字,一个月工资都不够。得小半年的工资,谁受得了。用不起啊,文言文:母病,速归。你看那就没几个钱了。人人都能发的起电报。
作者:70s慢慢走 时间:2018-03-09 18:55:10
  楼主有思考。
  记号
作者:wen1938 时间:2018-03-09 19:03:51
  楼主的文字太浪费流量了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09 21:14:01
  既然是“文明”而非“字明”,标准就应是“文”而非“字”
  现代考古学认为是否有文字,是文明的重要判断标准之一。然而为考古学家所普遍不知的是,中文“文字”一词是指两个东西,而非一个东西,是指“文”和“字”,而非象现代人所理解的,仅仅是指“字”。在中国文明中不仅有“字”,而且在“字”出现的很早以前,就有成熟的“文”了。也就是说,就记录符号而言,中国文明存在两套系统,两个阶段:文系统、文阶段,字系统、字阶段。这也是中国文明与人类文明史中其他任何文明的重要区别之一。

  中文“文明”、“文化”,的核心就在“文”,是因“文”而明,用“文”去化,由于其他中国之外的其他任何文明中,都不存在文系统、文阶段,因此,也绝无中文意义上的“文明”、“文化”概念。

  在中国的传统文献所保留的历史记忆中,不仅认为自文明伊始,就是有“文”的,也是正因为如此,才叫文明,没有文,何来文明。同时,还清晰地记得,从“文”到“字”的演变和扩展过程。“字”本身的字形就已经清楚地说明的了这一点。“字”的本义是在家中抚育孩子,用这个字,去指代文字之“字”,就说明“字”是孩子。是谁的孩子,是“文”的孩子。

  “文”是字的基础和内核,“字”只是文的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因此,“字”的出现对中国文明并算不上什么大事。同时,字的出现之于中国文明,也不是一个突然过程,而是一个由文到字的连续演变过程。字的出现之历史,也被清晰地记忆和流传下来,直至今天。

  因此,对中国文明而言,字的出现绝非什么学术难题,翻翻传统文献,就能知道。许慎在《说文解字序》说:“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明确指出“字”与“文”之间的继承和连续关系。但是,对于西方而言,字的出现不仅是一个突发事件,而是首先出现字的文明本身也早已消失。就流传下来的文献而言,西方对字的起源并无任何记录,只是凭着考古发掘,才知道西方最早的字形态是楔形文字,出现在古两河流域。但在字之前,古两河文明并不像中国存在一个成熟的文系统。因此,字的起源就成为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学术问题。

  由于现代考古学起源于19世纪的欧美,中国的考古学是从欧美引入。因此,中国的考古学界,乃至文字学界,也鹦鹉学舌地把汉字的起源问题当成一个问题,把甲骨文当成是中国文字的源头,对此前的文系统视而不见。本来清晰、简单的事情,反而被考古学搞的不清楚了、复杂了。

  欧美考古学家说,人类最早的字出现在古两河文明,甲骨文比楔形文字晚,因此人类文明首先诞生在古两河,中国文明只是古两河文明的小弟弟,面对如此的“硬证据”,不明就里的中国考古学家,甚至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们,只能唯西方是从,默默接受欧美人肤浅的论断。

  楔形文字固然比甲骨文早一点,但是,就抽象记录符号而言,甲骨文之前,中国却早已存在成熟的文系统,而且是三个子系统,但古两河文明在楔形文字之前并无成熟的文系统。如果以易经符号系统作为文系统的起点,那么,中国的文系统至少出现在10000年之前,远比楔形文字古老。

  文和字都是抽象记录符号,而且文是字的基石,因此,不应该把字作为文明之标准,而应该以成熟的抽象记录符号为标准。人类最早的成熟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出现在中国,就是文系统,因此,中国文明才是人类最早的文明,比古两河文明至少早5000年。

  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并非字的起源问题,字的起源很简单,只是,文因与语言结合而产生的孳乳扩展。重要的问题是,为何在全球历史上的所有文明中,独独中国文明产生了存在文系统。为什么古两河没有产生文系统。

  文是完全与语言无关的独立抽象符号系统,并没有发音,而只记录“意”、“义”。《周易•系辞》:“圣人立象以尽意”,“象”就是易经卦象,就是易经符号,是文的三个子系统之一。后来这种理念演化成“文以载道”。意、义就是后来的义理、道义,因此,文是记录道义的工具。

  清朝的章学诚写了本书,叫《文史通义》,认为文就是史,或者说文是为了记史,即所谓的“六经皆史”,但是史的核心并不在具体的历史事实,而是贯通历史事实的“义”,或“意”,即“史意”、“史义”。按章学诚的意思是,文以载史,史以载道,但文即史,因此结果还是文以载道。

  对于“意”和“义”章学诚并没有刻意去区分,但是,两者含义还有有所不同。“意”是更偏重个人化的具体意念、意志,而“义”则是公众化的、普遍化的公意。孟子说:“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义就是意之所同然者也。

  既然,文是记录和传达意、义的工具,这就意味着,在文之前,中国文明不仅出现了独立的意、义的概念,即出现独立的义理、道义概念,而且这种概念非常重要,在生活中占据核心地位。正是为了记录和传达道义,才发明了抽象符号系统,发明了文。这是伏羲时代的事,最早发明的文就是易经符号系统,即八卦系统。这就是传统文献经常提及的“伏羲画卦”。“伏羲画卦”其实也是“伏羲画文”。



  “象数-义理”关系是易学的核心论题之一。象数就是文,义理就是意、义。此问题的关键在于明确何者为本,何者为先,何者为源。英年早逝的王弼之所以能以仅仅20多岁的生命,就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璀璨一笔,原因之一就是其对此问题的解答。他认为,在“象-意”关系中,意为先、为源、为本,而象则为后、为流、为末。即道义为先、为源、为本,而用来表达道义的工具的文,则为后、为流、为末。

  这意味着在文之前,在易经八卦的出现之前,中国已经出现了独立的意、义概念,即出现了独立的义理、道义概念。

  这就回答了为什么中国文明很早即产生了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出现了文,而中国之外的任何文明,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系统。原因就在于,中国很早就出现了独立的意的概念,即独立的道义概念。表达道义的需求,激发中国文明伏羲时代的先人去发明了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发明了文。而中国之外的任何文明,包括古两河-埃及文明,甚至欧美的所谓现代文明,都没有出现独立的意的概念,独立的道义概念,因此它们也没有去表达道义的需求。

  字由文所孕育,是一种特殊的文,它集成了文的抽象符号理念,但是,却偏离了文的根本目的。文的目的只有一个,用抽象符号去表达道义,而不去表达语言。而字则抽象符号用于表达语言。文只是道义的工具,而字却是语言的工具。

  毫无疑问,尽管文系统最早出现在中国,但是,用文的理念去表达语言的做法却并不最早出现在中国,而是出现在古两河地区。古两河文明发明楔形文字的历史真相,更可能只是将源自中国的文系统应用于表达语言的过程。在中国,文只用于表达道义。因为中国产生的道义的概念,且被认为非常重要。但是,古两河文明并无独立的道义概念,于是他们想到去表达语言。也就是说,古两河楔形文字的出现更可能是受中国文系统的影响结果。

  作为字,中国的甲骨文不仅晚于古两河的楔形文字,而且在字形和书写方式上存在诸多相似。可以判断,字在中国的出现更可能是受楔形文字的影响的结果。这是文系统传入古两河,并催生字的产生之后,再次回流中国。
  从中文意义上来说,将“文明”的标准定为“字”,就是一种茅盾和讽刺。如果文明的标准是“字”,“文明”就不该叫“文明”,而应该叫“字明”。

  欧美人对中国历史中,当然也是人类历史中的文系统和文阶段是无知的,现代的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中文系统则彻底遗忘了。这是导致“文明”的标准是“字”,如此茅盾结果居然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的原因所在。

  《易经•乾卦•文言》:“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见龙在田”是乾卦第二爻的爻辞。龙是一个比喻和象征,比喻有龙德的人,或大人。龙德就是德,就是通晓和践行道义、义理。“在田”就是在野,在民间。“文明”就是文的推广、彰明。文是道义的承载者,实质是“道明”、“义明”、“理明”。

  这意味着,易经认为,文明的要件有三个。一个是道义的出现;一个是记录道义工具的出现;一个是明白道义,使用道义工具的人,这类人是“在田”的,民间的。(订阅号:道义社会)
作者:老莫369 时间:2018-03-09 23:43:29
  外国都是拼音文字,中文是表意文字。
  拼音文字随着语言的变化而改变,拉丁语系的各国都有自己的文字。拉丁文不知还是哪个国家的文字,只是一些药物和生物名称还用拉丁文。据说现在英国也没有多少人能读懂莎士比亚的原作,几百年来英语变化太大了。
  表意文字稳定性极强,和语音的变化无关。汉语的八大方言相互之间很难听懂,但汉字是一样的。如果是拼音文字,八大方言可能就成了八种文字了,中国也分裂成欧洲一样,小国林立。
  • 何必者者居: 举报  2018-03-10 10:01:18  评论

    +
  • 闵绍忠: 举报  2018-03-16 03:08:08  评论

    +1,中国文字文明传承从来都是三个系统并行:字,音,文。字形和读音一直在变,但不变的是文,也就是意。这也许就是中国文明能历经五千年流传而不会断绝的原因吧!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0 09:56:31
  早在甲骨文之前,中国就开始用木片记录了、刻画了,那就是契,或书契。但是,甲骨文出现时,依然只用甲骨,而不用木片。这显然是反经济的。因此绝不能用单纯的经济、成本因素去解释汉字的起源和演变。那是以今人俗鄙之心态,去臆断和强奸历史。
  • 封一周: 举报  2018-03-17 17:55:47  评论

    你够二的,甲骨天然光滑??片,木片你要削平,在工具不好的时候你选哪个?
我要评论
作者:骑著野猪去漫游 时间:2018-03-10 10:22:05
  欧洲古代的拼音文字不能用现代的欧洲语言来读,所以被弃用了,而汉字中的象形字、会意字、指事字可以兼容古人和现代人的读音,形声字也有表意性质,所以现代人可以沿用汉字,可以用现代的读音读古代的文言文。由于其表意性、通用性,汉字和文言文不但超越了时间,而且超越了空间,古代汉语文言文成为了东亚各国共同的官方语言。因此,我们要有大局意识、长远意识,要从中国统一东亚的长远目标出发,大力弘扬文言文,坚持使用文言文,为未来统一的大中国建设语言文字基础。
作者:随便一个账号 时间:2018-03-10 10:56:33
  我是专门来看评论的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0 13:11:04
  文言文之所以是文言文,并不仅仅在于其古老,不仅仅在于其字数少,不仅仅在其表达上的浓缩和经济性,而是在于其独立性,相对语言的独立性,它不是单纯的表达语言的工具,而是一套独立的符号系统。这套符号系统用来表达什么呢,道义。从本质上来讲,汉字是道义文字,文以载道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汉字的独立性,和唯一性所在。汉字之外的任何文字,无论是现在的,还是已经消失的,都不具备相对语言的独立性,都是语言的工具,当然也不可能去表达什么道义。
作者:太昊95 时间:2018-03-10 13:25:30
  通篇扯淡,中国语音文字系统历史久远,才造成的书面语和口语的背离,因为书面语一般都是以一定的规定书写的,所以变化较难,而口语较为随意,所以意随语变,造成两者随时间推移而分离,差异越来越多;楼主却故意扭曲事实,无非要证明华夏文字外来,滚犊子吧
作者:独尊儒术为一统 时间:2018-03-10 15:54:06
  中国之所以有文言文是因为五四白话文运动,就这么简单。
我要评论
作者:独尊儒术为一统 时间:2018-03-10 15:55:47
  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区别就是书面语与口语的区别。
作者:联合进步 时间:2018-03-10 16:03:27
  @蔡寨主 2018-03-09 08:58:40
  文言文并不等同于古文。任何文字都可有古文,但唯有中文有文言文。“文言”即用文记录言,既文又言,也非文非言。中文之外的字,都是只有言,而无文。
  -----------------------------
  所谓的“文言”是以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的语言为依据是做的文字,那时这也是白话文,但这个系统一旦确立之后改变的幅度不大,尤其是北方方言后来变化很大,以至于大家感觉“文言和白话差距极大”。
作者:1天下无双111 时间:2018-03-10 21:39:35
  因为中国有传承,而外国根本就没有传承,外国语言根本就是没有进化的语言
作者:70s慢慢走 时间:2018-03-10 21:50:57
  这里的绝大多数看客没明白主楼说的意思。
  • 谷蔚风: 举报  2018-03-15 11:09:55  评论

    这也是当下大力倡导课本增加文言文篇幅,学习文言文的原因之一吧。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0 22:57:02
  @70s慢慢走 2018-03-10 21:50:57
  这里的绝大多数看客没明白主楼说的意思。
  -----------------------------
  是啊,呵呵,我真有点感觉众生都在铁屋子里啊。满足于自己的无知,你把真相端在他们面前,他们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无知的幻觉里,习惯于,沉睡于自己的小天地里,认为自己明白地了不得。
我要评论
作者:13321181753 时间:2018-03-10 23:00:30
  英语也有文言英语,莎士比亚之前,盎格鲁撒克逊语也都是文言英语,后来莎士比亚开创了英语白话文化,比如你看莎士比亚之前的英国文学著作,几乎都是文言英语。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0 23:00:34
  既然是“文明”而非“字明”,标准就应是“文”而非“字”
  现代考古学认为是否有文字,是文明的重要判断标准之一。然而为考古学家所普遍不知的是,中文“文字”一词是指两个东西,而非一个东西,是指“文”和“字”,而非象现代人所理解的,仅仅是指“字”。在中国文明中不仅有“字”,而且在“字”出现的很早以前,就有成熟的“文”了。也就是说,就记录符号而言,中国文明存在两套系统,两个阶段:文系统、文阶段,字系统、字阶段。这也是中国文明与人类文明史中其他任何文明的重要区别之一。

  中文“文明”、“文化”,的核心就在“文”,是因“文”而明,用“文”去化,由于其他中国之外的其他任何文明中,都不存在文系统、文阶段,因此,也绝无中文意义上的“文明”、“文化”概念。

  在中国的传统文献所保留的历史记忆中,不仅认为自文明伊始,就是有“文”的,也是正因为如此,才叫文明,没有文,何来文明。同时,还清晰地记得,从“文”到“字”的演变和扩展过程。“字”本身的字形就已经清楚地说明的了这一点。“字”的本义是在家中抚育孩子,用这个字,去指代文字之“字”,就说明“字”是孩子。是谁的孩子,是“文”的孩子。

  “文”是字的基础和内核,“字”只是文的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因此,“字”的出现对中国文明并算不上什么大事。同时,字的出现之于中国文明,也不是一个突然过程,而是一个由文到字的连续演变过程。字的出现之历史,也被清晰地记忆和流传下来,直至今天。

  因此,对中国文明而言,字的出现绝非什么学术难题,翻翻传统文献,就能知道。许慎在《说文解字序》说:“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明确指出“字”与“文”之间的继承和连续关系。但是,对于西方而言,字的出现不仅是一个突发事件,而是首先出现字的文明本身也早已消失。就流传下来的文献而言,西方对字的起源并无任何记录,只是凭着考古发掘,才知道西方最早的字形态是楔形文字,出现在古两河流域。但在字之前,古两河文明并不像中国存在一个成熟的文系统。因此,字的起源就成为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学术问题。

  由于现代考古学起源于19世纪的欧美,中国的考古学是从欧美引入。因此,中国的考古学界,乃至文字学界,也鹦鹉学舌地把汉字的起源问题当成一个问题,把甲骨文当成是中国文字的源头,对此前的文系统视而不见。本来清晰、简单的事情,反而被考古学搞的不清楚了、复杂了。

  欧美考古学家说,人类最早的字出现在古两河文明,甲骨文比楔形文字晚,因此人类文明首先诞生在古两河,中国文明只是古两河文明的小弟弟,面对如此的“硬证据”,不明就里的中国考古学家,甚至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们,只能唯西方是从,默默接受欧美人肤浅的论断。

  楔形文字固然比甲骨文早一点,但是,就抽象记录符号而言,甲骨文之前,中国却早已存在成熟的文系统,而且是三个子系统,但古两河文明在楔形文字之前并无成熟的文系统。如果以易经符号系统作为文系统的起点,那么,中国的文系统至少出现在10000年之前,远比楔形文字古老。

  文和字都是抽象记录符号,而且文是字的基石,因此,不应该把字作为文明之标准,而应该以成熟的抽象记录符号为标准。人类最早的成熟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出现在中国,就是文系统,因此,中国文明才是人类最早的文明,比古两河文明至少早5000年。

  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并非字的起源问题,字的起源很简单,只是,文因与语言结合而产生的孳乳扩展。重要的问题是,为何在全球历史上的所有文明中,独独中国文明产生了存在文系统。为什么古两河没有产生文系统。

  文是完全与语言无关的独立抽象符号系统,并没有发音,而只记录“意”、“义”。《周易•系辞》:“圣人立象以尽意”,“象”就是易经卦象,就是易经符号,是文的三个子系统之一。后来这种理念演化成“文以载道”。意、义就是后来的义理、道义,因此,文是记录道义的工具。

  清朝的章学诚写了本书,叫《文史通义》,认为文就是史,或者说文是为了记史,即所谓的“六经皆史”,但是史的核心并不在具体的历史事实,而是贯通历史事实的“义”,或“意”,即“史意”、“史义”。按章学诚的意思是,文以载史,史以载道,但文即史,因此结果还是文以载道。

  对于“意”和“义”章学诚并没有刻意去区分,但是,两者含义还有有所不同。“意”是更偏重个人化的具体意念、意志,而“义”则是公众化的、普遍化的公意。孟子说:“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义就是意之所同然者也。

  既然,文是记录和传达意、义的工具,这就意味着,在文之前,中国文明不仅出现了独立的意、义的概念,即出现独立的义理、道义概念,而且这种概念非常重要,在生活中占据核心地位。正是为了记录和传达道义,才发明了抽象符号系统,发明了文。这是伏羲时代的事,最早发明的文就是易经符号系统,即八卦系统。这就是传统文献经常提及的“伏羲画卦”。“伏羲画卦”其实也是“伏羲画文”。



  “象数-义理”关系是易学的核心论题之一。象数就是文,义理就是意、义。此问题的关键在于明确何者为本,何者为先,何者为源。英年早逝的王弼之所以能以仅仅20多岁的生命,就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璀璨一笔,原因之一就是其对此问题的解答。他认为,在“象-意”关系中,意为先、为源、为本,而象则为后、为流、为末。即道义为先、为源、为本,而用来表达道义的工具的文,则为后、为流、为末。

  这意味着在文之前,在易经八卦的出现之前,中国已经出现了独立的意、义概念,即出现了独立的义理、道义概念。

  这就回答了为什么中国文明很早即产生了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出现了文,而中国之外的任何文明,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系统。原因就在于,中国很早就出现了独立的意的概念,即独立的道义概念。表达道义的需求,激发中国文明伏羲时代的先人去发明了抽象记录符号系统,发明了文。而中国之外的任何文明,包括古两河-埃及文明,甚至欧美的所谓现代文明,都没有出现独立的意的概念,独立的道义概念,因此它们也没有去表达道义的需求。

  字由文所孕育,是一种特殊的文,它集成了文的抽象符号理念,但是,却偏离了文的根本目的。文的目的只有一个,用抽象符号去表达道义,而不去表达语言。而字则抽象符号用于表达语言。文只是道义的工具,而字却是语言的工具。

  毫无疑问,尽管文系统最早出现在中国,但是,用文的理念去表达语言的做法却并不最早出现在中国,而是出现在古两河地区。古两河文明发明楔形文字的历史真相,更可能只是将源自中国的文系统应用于表达语言的过程。在中国,文只用于表达道义。因为中国产生的道义的概念,且被认为非常重要。但是,古两河文明并无独立的道义概念,于是他们想到去表达语言。也就是说,古两河楔形文字的出现更可能是受中国文系统的影响结果。

  作为字,中国的甲骨文不仅晚于古两河的楔形文字,而且在字形和书写方式上存在诸多相似。可以判断,字在中国的出现更可能是受楔形文字的影响的结果。这是文系统传入古两河,并催生字的产生之后,再次回流中国。
  从中文意义上来说,将“文明”的标准定为“字”,就是一种茅盾和讽刺。如果文明的标准是“字”,“文明”就不该叫“文明”,而应该叫“字明”。

  欧美人对中国历史中,当然也是人类历史中的文系统和文阶段是无知的,现代的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中文系统则彻底遗忘了。这是导致“文明”的标准是“字”,如此茅盾结果居然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的原因所在。

  《易经•乾卦•文言》:“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见龙在田”是乾卦第二爻的爻辞。龙是一个比喻和象征,比喻有龙德的人,或大人。龙德就是德,就是通晓和践行道义、义理。“在田”就是在野,在民间。“文明”就是文的推广、彰明。文是道义的承载者,实质是“道明”、“义明”、“理明”。

  这意味着,易经认为,文明的要件有三个。一个是道义的出现;一个是记录道义工具的出现;一个是明白道义,使用道义工具的人,这类人是“在田”的,民间的。(DYH:道义社会)
作者:百年一过客1207 时间:2018-03-11 00:56:25
  深刻,专业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07:32:27
  呵呵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10:16
  希腊文、梵文都是字母文字,而且就文字历史来说,出现的较晚。字母文字最早的是腓尼基文,直接脱胎于埃及文。至于西欧的文字就更晚了,包括英文,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应该在公元10世纪以后。这也是西欧历史真正的开端。

  字母文字是直接和语言挂钩的,完全是对声音的模拟,所以完全是语言的工具,是与语言完全一致的。至于说古希腊文、古梵文、古英文现代不好懂了,那完全是因为语言变化的原因。因为字母文字完全跟着语言走的,是完全依附于语言的。但是语言易变性很大,语言变了,文字必须跟着变,过去的文字必然被废弃。

  语言的易变性包括两个维度。一个是纵向上的时间的维度,即古代与现代。一个是横向上的维度,即不同的地区、民族、国家。正是因为字母文字完全与语言挂钩,因此,随着时间的变化,语言会变化,文字必须要变。这是西方很多文字最终不得不被废弃的原因所在。包括古两河的楔形文字、古埃及文字、印度梵文、古希腊文、甚至古英语、古拉丁文。

  但是,不能因为这些被废弃的文字古老、难懂,就将其说成是文言文。很多翻译家并不懂文言文的真正含义,而错误地将其翻译成文言文,带来了很大的误导。

  中国的文言文不仅仅是古老、难懂的问题,从根本上,它是相对于语言是独立的,是一套独立于语言的记录符号系统。不是语言的工具,不会完全跟着语言走。也正是因为如此,不会随着语言的变化而变化。

  文言文从根本上说,是“文以载道”的,表达的是道义,是道义的工具,而非语言的工具。这个道义,也就是“意”,就是庄子说的“得意忘言”的意。不仅文字是表达意的,即便是语言是也表达意的。周易说“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王弼说“得意忘象”。中心都是“意”。语言、文字都是表达“意”的工具。而“意”并非一般意义上个人意义上的意念、意图,而是公众、公共意义上的“意”,是“公意”而非“私意”,因此也是道义。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11:18
  最早的字母文字腓尼基文出现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8世纪。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13:58
  中国的文言文是用来表达“公意”的。“公意”就是孟子说说的“同然之心”,用现在的话就是人类心灵的最大公约数。是永恒的。因此,文言文也是永恒的。只要人类存在,中国的文言文一定会存在。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19:13
  另外,很多人会误认为秦始皇在同一中国文字上有大功劳,甚至,中国文字的同一根本上就是秦始皇奠定的。这是不清楚中国文字的性质造成的。中国的文字,从根本上是表达人类的同然之心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一开始,就是“书同文”的。

  中国的天下大同个理念,并不是建立在外在的制度之上,而是建立在人类的共同心灵之上,建立在人类的“同然之心”上。因此,周易说“圣人通天下之志”。天下大同就是建立在通天下之志的基础之上。中国文明的一开始就是如此。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22:52
  因此,绝不能把中文,尤其是文言文,看成人类诸多文字的一种。中文的属性与所任其他文字存在质的不同。也绝不能把中文说成是象形文字,甚至也不不能将其归类为所谓的“表意文字”。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意”与现代所说的也有本质不同,现代说的意是“私意”,传统所说的“意”是“公意”,是义理和道义。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24:58
  民国时期的那帮人,并不明白中文的内涵,而是一心想模仿西方,所以极力推广白话文。企图把中文改造成语言的工具,阉割中文的道义功能,这是很愚蠢的。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27:29
  对其他任何文字而言,语言与文字等同,譬如英文等同于英语,阿拉伯文等同于阿拉伯语,但是,唯独汉字不等同于汉语,尤其是对文言文而言。汉语是道义的工具,是用来表达道义的,而非是语言的工具,单纯是用来表达语言的。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33:31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34:40
  我的公众号:道义社会。 可扫描上面。里边有更多关于文字的讨论,以及对中国甲骨文的解读。
作者:LSHARK2 时间:2018-03-11 10:39:24
  因为历史上深受五胡、蒙古、满清的影响,近代又有很多日语词汇进来,海纳百川,你的民族自豪感得到满足了吧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45:06
  @LSHARK2 2018-03-11 10:39:24
  因为历史上深受五胡、蒙古、满清的影响,近代又有很多日语词汇进来,海纳百川,你的民族自豪感得到满足了吧
  -----------------------------
  中国传统上并没有民族的概念,更无所谓的民族优越感,而只有野蛮与文明之分,只有有道与无道之别。中国文化最高的理想是天下大同,大同不是外在的制度上的,更绝非反对武力专制,而是基于“同然之心”的大同,基于“通天下之志”的大同,基于“公意”的大同,基于道义的大同。
我要评论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46:09
  汉字当然在一直变化,但是那只是文的外形,但是文的本质是永恒的,而且在一次次地感化和同化着世界。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48:13
  我自豪的不是狭隘的民族,而是我们以“通天下之志”为旨归的传统,以人类之同然之心为基础,实现天下大同的传统。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0:50:28
  而这种传统恰恰被我们的文字所承载,所体现。所以,我自豪于中文,尤其是文言文,甚至是汉字出现之前的纯粹的 “文”。“字”是“文”的汉字。文与字并非一个东西,而是两个东西。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1:10:14
  留言之前,还是读一读主贴为好。
作者:rrrfffvvv444 时间:2018-03-11 11:12:52
  请问楼主拉丁文算什么?
作者:SanctaLilium007 时间:2018-03-11 11:13:47
  这不废话么,文言文是中文的一部分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5:33:41
  认识汉字,必须知道链各个区分: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区分,文言文和文的区分。

  汉字发展的三个阶段:文的阶段、文言文的阶段、白话文的阶段。汉字的起源在文的阶段,文是完全与语言无关的记录符号。从甲骨文开始,文开始与语言结合,出现了字。“文言”即文和言的结合,就是“字”。字是孩子,谁的孩子,文和言的孩子。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5:37:15
  中国文字真相:文以载道的本质,文与字的两个阶段两套系统
  在当今主流的知识和观念中,文字是语言的符号化,是书写的语言。因此,在功能上,文字和语言等同,都是中性的交流工具。所谓的中性,是说文字本身并无价值和道德判断。

  事实上,这样的判断仅仅适用于彻底语言化的字母文字,对中文,尤其是白话化之前的中文,是不适用的。一方面,中国文字并非是语言的符号化,而是一种相对语言非常独立的符号系统,而且,越是早期,文字的相对语言的独立性就越强,与语言的距离也越远。直至文字的最原始阶段,即单纯的“文”的阶段,完全与语言无关。

  与人类文明中任何文字不同,中国文字包括两个阶段,两套系统,即“文”的阶段和“字”的阶段,“文”的系统和“字”的系统。关于这一点等会再详细讨论。

  现在,我们一般把现代白话文之前的中国文字叫做文言文。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区别就在于,前者与语言并不对应,不同步,而后者则与语言完全对应,完全同步。自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人突然对自己的文字自卑起来,原因就在于它与语言不同步,而西方“发达”国家的所有文字则都与语言完全同步。

  由于欧美国家的文字都是语言的符号化,都是语言性文字,欧美人也就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人类文明的文字都应该是他们那个样子。一旦中国人接受了欧美的观念,把语言性文字当成文字的标准,然后套到中国文字上,中国文字的“落后”性顿然呈现。

  从中国的文字史来看,历史越早,文字与语言的不同步性也就越高。《五经》分为《经》和《传》,两者最明显的区分就是与语言的同步性,《经》的同步性比较低,《尚书》、《易经》、《春秋》、《诗经》都是如此,《传》的同步性明显跃升一个档次。因此,《经》很难理解,所谓的诘屈聱牙,《传》却容易读。

  甲骨文与语言的同步性更低,西周金文稍稍好一些。实质上,《尚书》、《易经》、《春秋》经文的文风与西周金文高度接近。这意味着这三本书的经文的成文应该在西周。尽管《春秋》本身经文的书写自春秋始,但是,“史记”的格式和文风应该定型于西周,作为鲁国史,只是进行了良好的继承。

  《传》的出现是在春秋时期,标志性,甚至开创性人物就是孔子。《传》并非是对《经》的解读,而是本来就是《经》,是没有文字化的,口耳相传的经。在《传》之前,《五经》的主体实际上包括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文字化的部分,另一个部分是没有文字化的部分。《传》只是将没有文字化的部分文字化。

  这一点在《周易》和《春秋•左传》上表现地尤为明显,少了《传》,这两本的经文几近毫无意义的乱码,不可理解。《左传》更是直接补全经文没有记载的大量历史事实。

  由于易经是群经之首,历史最为古老,远在文字(甲骨文)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因此,其逐步地、分阶段地文字化的特征也就更明显。

  在甲骨文之前,实际上是在西周金文之前,易经符号化的东西只有卦象,即八卦符号,而没有文字。后面会详细解释,八卦符号实际上不仅是“文”,而且是“文”的源头。也就是说,西周之前,易经是有文而无字,完全没有文字化,其内容主体是靠口耳相传,八卦符号只能起到分类、提示和助记的作用。因此,绝不能把易经称为一本书。

  无论从文字风格,还是文字内容来看,易经的第一次文字化发生在西周,即卦爻辞的撰写,也因此易经被称为《周易》。因为周文王是周朝的开创者,所以他被冠名为《周易》的“发明”者,即所谓的“文王演卦”。而历史事实更可能是,周文王只是一个名号,被用来标记时代,“文王演卦”是说易经的首次文字化出现在文王时代,或由文王所开创的时代。

  由于金文基本与甲骨文差不多,文字与语言也高度不同步,所以,西周时代易经的文字化是非常浅的,其内容的主体依然没有文字化,而继续保持口耳相传的状态。《周易》的经文,尽管比原先的八卦符号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但依然是严重信息不完全的,而更多是提示和助记符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商周甲骨金文时期,文字的普及面非常小,仅仅存在于官方,而且主要是用来祭神敬祖,民间尚没有文字。所以,易经在西周的首次文字化一定是官方所为。这不是说易经不在民间存在,恰恰相反,易经的基础依然在民间,但是,民间的易经依然是八卦符号下的口耳相传。这也是《周易》经文,甚至重卦事件被误认为是文王所为的更重要原因所在。

  易经的第二次文字化,就发生在以孔子为标志的《传》时代。但是,《传》的真正定型则直至西汉才完成。《传》实际就是把易经八卦符号、经文之外的,依然口耳相传的内容文字化。因此,《传》也是《经》,只是文字化的时间晚了点而已。

  也正是由于《传》的文字化时间比较晚,主体阶段是春秋战国时期,因此,也必然受到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新思想”的影响,被混入了不同于,甚至有违于易经本身的东西。因此,《传》中有存在非经成分,这就需要后来的学习者加以区分。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1 15:37:27

  从孔子到民国时期的白话文运动,大约2500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文字与语言的同步性基本稳定,文字与语言始终保持着距离,拒绝与语言完全同步。为什么在民国之前,中国的文字一直刻意与语言保持距离,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不能简单地将其归因于“落后”。

  对文字与语言的同步性的问题,中国人很早就注意到了,并做了深入的思考,这在人类文明史、文字史中也是绝无仅有。

  《周易•系辞上》:“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这里“书”就是文字,“象”、“卦”就是八卦符号,“辞”、“言”都是语言。

  这段话,实际上是在讨论八卦符号(文)、文字、语言与意四者之间的关系。但在这四者中,意是中心,是目的,八卦符号、文字、语言又都是工具,都是表达意的工具。但是,最能直接和彻底表达意的,却既不是语言,也不是文字,而是卦象,是八卦符号,“立象以尽意”。

  《庄子•外物》:“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这里只提到言、意两者的关系,把卦象和文字都忽略了。而在庄子的结论中,即便是语言最终也是可以被忽略的,因为意才是最重要的,才是根本目的。

  在前人的基础之上,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说:“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犹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也。”

  王弼讨论的是卦象(文)、语言和意三者间的关系,把文字忽略了。《周易•系辞》、庄子、王弼三者都将文字置于一个非常不重要的位置。只有《周易•系辞》提到提到了文字,也是“书不尽言”的,庄子、王弼则直接选择了对文字的无视。

  与整个人类文明史中所存在的任何文明不同的是,中国文明很早,准确地说在文明之始,就是意识到“意”的存在和重要性,并且于此同时开发出了表达“意”的抽象符号,就是易经的卦象,也是中国最早的“文”。也就是说,在文字出现之前,中国早已形成了成熟的抽象符号体系,即“文系统”。这个体系是完全独立和超越语言的,其目的是表达“意”,而非是语言的符号化。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意”并非一般意义上。个人意义上的“意”,而是“圣人之意”,是“义理”、“道义”之“义”,同于“义”。当然,“圣人之意”与普通人之意并非绝对不同。《孟子•告子上》:“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因此“圣人之意”只是一种“公意”。所以,“文以载道”是对“文系统”的真实描述,其历史起点在易经的产生时代,也是中国文明的产生时代。

  文字实际上介于以卦象为起点的“文”与语言两者之间,包含了两者的元素。在目的上继承了“文”,是为了传达“意”、“义”,同时,文字也有了声音,建立了与语言的对应。因此,“书不尽言”也就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在目的上,文字不是为了表达语言,不是语言的工具;第二层,在单词数量上,文字少于语言,不能建立完全的同步。这两层含义是相关的。

  而在中国文明之外,所有的文明,无论是使用楔形文字的“最古老”的古两河文明,还是后来使用字母文字的文明,都没有出现独立的“意”、“义”,也当然不存在去直接表达“意”、“义”的抽象符号系统。即在文字系统之前,不存在“文系统”。因此,他们的文字的目的只是为表达语言,是语言的符号化,语言的工具。

  以中国文字的标准和历史来衡量,这些文字不仅是“低级”的,而且是残缺的。低级在于目的,不是去传达道义、义理,而只是去传达语言。残缺的是历史,在文字之前,他们均缺乏独立的“文”的历史,而这又源自独立的道义的残缺。

  残缺道义,残缺“文系统”,因此,被称为人类最古老文字的古两河楔形文字之来源就成问题。在中国的传统观念看来,“字”只是对“文”的扩展和延续,是“文”的儿子,而“文”则是“字”的母体。那么,缺乏“文系统”的古两河文明又是怎么凭空突然发明文字的?事实上,文字至于古两河文明,就是一个无母之子。

  《说文解字序》:“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于是始作《易》八卦,……。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黄帝之史官仓颉,……,初造书契。……。言文者宣教明化于王者朝廷,……。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

  这段话是中国文字起源极为重要的史料,当然也是人类文字起源极为重要的史料。这段话的文字本身并不难理解,难解之处在于其中所引用的《周易》,以后将做更详细的阐述。

  许慎很明确地把中国的文字划分两个阶段,文的阶段和字的阶段。明确区分了文和字,文是字之根基和母体,而字则是由文所孳乳。许慎认为八卦符号、结绳和书契都属于文。不过书契又是特殊的文,是文和字的交集,既是文,也是字。书契是最原始的字,而书契之前的结绳和卦象则是文而非字。

  许慎所使用的“孳乳”并非比喻,因为这是“字”这个字的本义。“字”的现代字形与早期的金文字形非常接近,为宝盖头下一个子。宝盖头代表家,子为幼子、婴儿。因此,“字”的本义是生育、孵化、抚育、怀孕之类,文字之义是由其所派生。用“字”来指代文字,就直接意味着,文字的字也是孩子,是谁的孩子,是文的孩子。

  总之,无论是《周易》的记载,庄子王弼关于象、言、意的讨论,“字”的字形之含义,还是许慎对文字起源的追溯,以及更重要的,我们此前对书契符号和结绳符号的研究,都指向一个历史事实:在文字产生之前,中国文明中已经存在成熟的文的符号系统,文字系统正是在文系统的基础上衍生而出。

  许慎正确指出了文系统的三个子系统:八卦符号、结绳、书契。但是,他却将认为文字起源于书契时代,事实上是商朝的甲骨文。许慎更致命的失误在于,认为文系统和字系统的成形原理都是象形,所谓的“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文者,物象之本”。

  事实上,八卦符号、绳结、契齿文三者本质上都是数字,是数,而不是象。易经、结绳、书契三者都是对抽象数学的应用,只是应用的领域不同,易经将数学用之于世界变化的模拟,而结绳和书契则是将数学用之于经济合约的签订,结绳和书契本质上都是经济合约,而且也是人类最古老最原始的经济合约。

  既然,八卦、绳结、契齿文都是数字,那么抽象数学就是三者共同的基础,三者的出现也以抽象数学的出现为基本前提。关于抽象数学的起源问题,以后将专文详述。这里只是指出,中国文明的,也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抽象数学是与易经同时出现的,其首要应用就是八卦系统。

  由于数字符号是人为赋予,也是人为约定,也就具备合约属性。这可能是《周易》认为结绳、书契与八卦存在关联的另一个原因所在。三者都以数字符号为中心,也都具备合约属性。

  传统一贯认为,中国文明始于“伏羲画卦”,开始于易经产生的伏羲时代。这意味着,中国文明与抽象数学同时产生,中国文明产生伊始就存在抽象记录符号,即由数字组成的八卦符号,这是“文”的肇始,也是“文以载道”的肇始。

  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文明自始以来都存在抽象的记录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又整体上分为两个阶段:文的阶段和字的阶段。同时,在成型原理上,文与字又存在不同。象形的确是相当一部分字的成形原理,而是文的成形原理绝无象形。因此,文和字不仅是两个阶段,也是两套不同的系统。

  字乃文之子,文乃字之母。前面的系列文章中我们已经指出,甲骨文金文的很多重要文字是直接对书契符号和结绳符号的继承。当文字出现以后,结绳的文和书契的文就融入文字系统,其独立性消失了。文的三大子系统中,唯有八卦系统依然保持独立存在至今。

  因此,文字的最根本的成形原理并非象形,而是继承,对文的理念的继承,和符号的直接继承。这一原理被后人遗忘和忽略了。(DYH:道义社会)
作者:LSHARK2 时间:2018-03-11 22:19:45
  @LSHARK2 2018-03-11 10:39:24
  因为历史上深受五胡、蒙古、满清的影响,近代又有很多日语词汇进来,海纳百川,你的民族自豪感得到满足了吧
  -----------------------------
  @蔡寨主 2018-03-11 10:45:06
  中国传统上并没有民族的概念,更无所谓的民族优越感,而只有野蛮与文明之分,只有有道与无道之别。中国文化最高的理想是天下大同,大同不是外在的制度上的,更绝非反对武力专制,而是基于“同然之心”的大同,基于“通天下之志”的大同,基于“公意”的大同,基于道义的大同。
  --------------------------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何解?
作者:天机佬 时间:2018-03-12 16:22:37
  请问哪种文字没有古文字?你不知道罢了。
作者:丰血2 时间:2018-03-12 19:35:43
  主要是还能看懂
  英国 两百年前的9文章现在也是很难懂吧
作者:帅党党组组长1 时间:2018-03-12 20:01:46
  因为古英语和古拉丁语你也应该看不懂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2 21:37:36
  文言与当时口语一致。古代中国人口语比文言文更短。比于今天的中国人方言中有“汝何之也”,但大多数情况下只说“何之”。像“汝何去也”这种口语,也会经常省为“何去”。故口语会比书面文更简短。那么古人口语同样会比他们写的文言文要精短!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2 21:54:11
  我用方言说一段话;“今裂,奤切雅,禾至不切,莫谈买则,雅哈回来,点哈禾是切,哈要清白”。若用文字对应则是“今日,皆去也,何之不去,莫谈妹者,夜瞎回来。等下何此去,皆要清白。翻评成普通话是这样。“今天,都要去,谁不去,就别谈恋爱了,晚上回来。等一下怎么去,都要明白”。。。。。。方言中的文言体,证明了古人口语与文字高度一致,且更简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2 22:13:48
  文言文,古汉语不过是我老家当年的乡下话,越土越接近战国秦汉文言文。很多外省人笑我们是禾至哥。主要是笑话我们开口问人“汝何之也”。文言文被你们拨高了!我们看待先秦人物文献对话,包括孔子的言论,感觉很亲切,有一种乡土味。倒看不到祟高形象。但是,这种亲切感终止于《出师表》,后面的,我们就感到陌生了,。商周,战国,秦汉曾经是我们这个人群的时代。也许在未来,我们的后代还会高呼;“汝何之也,去何去也,何此去也”。但是毕竟时代己消逝了近两千年,西晋灭亡后,就己经落幕。最后的残留也会消亡于历史中。
作者:邑盛南山 时间:2018-03-12 22:17:16
  @makelose999 2018-03-09 12:54:23
  胡扯,古文就是文言文。为啥有文言文?因为古代写字是用刀在竹简上刻。文字太多刻不下。所以才需要精炼语言,用最少的字来表达意思。
  -----------------------------
  中国有文言文和现代文,他们有区别,是因为中国语言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时间发展变化的。不但语言有变化,而且文字也有变化,有繁体字发展为简体字,更便于书写和学习。从这点上说,中国语言文字比外国不变的语言文字更有生命力,更加吐故纳新。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2 22:23:01
  楚人越人并不说先秦时代黄河流域华夏曰常语。我们祖先深入楚地杨越境,顽强保留先秦黄河地区华夏曰常语言两千年,还是忘不了诗经时代的口语“汝何之也”。这四个字翻译是“你是谁呀”。希望中国的专家学者把那些猜测性翻泽改过来来。何之不是哪里的意思,而是谁,哪一个。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2 22:27:36
  中国对先秦文献翻译错误比较多,先秦文献是一种口语体,极易译错。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2 22:36:16
  从象数到白话:万年汉字发展简史


  《周易•系辞》说,“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系辞焉以尽其言。’这里的“书”已经不是“书契”之“书”,而是指书写与语言相对应的文字的书,就是指一般意义上的文字,或语言化文字。

  尽管甲骨文之后,中国的文字开始与语言联系起来,开始成为语言的符号化。但是,直至新文化运动的白话文改革之前,中国的文字又在刻意与语言之间保持着距离,同时文字的字数要低于语言的词汇量。这就是“书不尽言”。然而,尽管语言的词汇量要比文字的词汇量多,但是对于“意”,语言也是难以表达。这里的“意”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个人意图、意念之“意”,而是义理、道义之“意”,同“义”。“立象以尽意”,即用八卦符号,用数学符号,去表达义理、道义。

  《庄子•外物》:“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接着说: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以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以寻象以观意。意以象尽,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

  值得注意的是,在《系辞》中,提到的是“书、言、象、意”四者间的关系,而王弼关心的则是“象、言、意”三者间的关系。王弼所关注的对象为何比《系辞》少了一个“书”字?原因可能在于,从《系辞》的成书时代,春秋战国时期,至王弼所处的时代,三国时期,文字的形态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主要体现在文字与语言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即“书、言”关系发生了变化。

  在春秋战国时代,文字与语言之间尚有很大的距离,表现出明显的不一致、不同步。就《五经》来说,文字化的仅仅是经文本身,而且这些文字都诘屈聱牙,与日常语言差距很大,需要经师再用更通俗的语言去解读。而经师的解读则没有文字化,停留于口头语言,是口耳相传。

  而到了三国时代,经历了两汉之后,《五经》的《传》也文字化了,实现了经传合体,且文本定型。这意味着文字本身的形态更语言化了,文字与语言的距离大大缩小,可以基本认为文字与语言是一致的、同步的。在《系辞》时代,尚且是“书不尽言”,而到了三国时代,由于文字和语言的同步性大大提升,可以基本认为“书可尽言”了,基本实现了“书言”合一,再无区分书、言的必要。

  从中国整部文字史来看,其演化轨迹表现为一个从与语言完全分离,到与语言完全同步的跃进式的发展路径。在整个中国文明史中,总共有四次文字向语言靠拢的大跃进。

  第一次中国文字语言化大跃进是甲骨文的出现。

  在甲骨文之前,中国的文字形态是数字化的,是数字文字,又包括两个系统。一个系统是易经八卦系统,具体就是易经卦象。另一个系统是书契系统,具体就是刻画于书契之上的书契文。书契文与八卦卦象本质上都是由数字或数字组合做构成,是数字的符号化。同时八卦符号与书契文之间存在明显的先后继承关系,在根本上又属于同一系统。由于自西汉以来,又一直把易经卦象称之为“象数”,因此可以将易经卦象和书契文统称为“象数文字”。

  象数文字相对于语言是完全独立的,与语言毫无关系,尤其是早期的八卦卦象。象数文字被发明出来是完全用于表达“意”的,即表达道义、义理,根本不会考虑与语言的同步,这就是“立象以尽意”。

  但是,秦汉以后的学者们中国却仅仅注意到八卦卦象,而忽略了书契文。因为,书契文被引入后来的甲骨文,成为甲骨文之内核。同时,书契本身也被其他更便利的信用工具的使用,而逐渐边缘化,尤其是秦始皇统一度量衡之后。这两方因素导致书契文作为独立的符号系统逐渐消失了,最终导致人们对其失去历史记忆。

  甲骨文是文字与语言结合的第一次跃进,实际上成为象数文字,尤其是书契文到语言化文字转变的重要过渡。保留了大量的书契文信息,同时又具备语言文字的初步特征。

  甲骨文不仅直接对书契文进行保留和继承,成为一些甲骨文字体的主要结构。同时,一些甲骨文字形的结构中,也保留了书契时代的重要信息。通过识别释读这些甲骨文所继承的书契文,以及分析字形中所包含的书契时代的信息,可以重构书契时代的历史,探寻中国文明的源头和本质。这些对我们真正理解中国文明,无论理解历史,还是理解当下,都有重要作用。这也是我此次撰写重释甲骨文系列文章的意图所在。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2 22:36:56
  第二次汉字大跃进,是金文的兴起。

  甲骨文是中国文字由象数文字向语言文字转变的初始状态,与语言的同步性还非常的差,导致甲骨文仅有简短语句,并无成篇文章,且艰涩难懂。而且,在使用目的上,甲骨文也并非用来服务于实际生活,而是用作献给神的祭品,是祭祀敬神用的;不是给人看的,而是给神看的。下文会对这一点进行详细解释。

  而周代商之后所兴起的金文,在使用目的和与语言的同步性上都取得了跃进性突破。金文是铸在钟鼎等青铜器材上的文字,那时管铜、青铜也叫金,金文因此得名。在使用目的上,金文已经不是单纯地用于祭祀,不是用书敬神,也是为了给人看。《礼记•祭统》“铭者,……,以祀其祖先也,……,明示后世,教也”。铭就是指金文文献。

  事实上,金文是汉字在使用目的上由敬神到完全世俗化的一个过渡。在与语言同步性上的跃进,表现在成篇的文章开始出现。最目前出土的最长的金文文献长达500字,就是著名的《毛公鼎》铭文。

  《易经》、《尚书》、《春秋》、《诗经》经文与西周金文文献风格非常接近,尤其是前三者,这意味着这四经的经文的文字化属于金文跃进运动的一部分。尽管与语言的同步性较甲骨文提升了一步,但是,同步性依然交差,依然晦涩难懂,佶屈聱牙。而《诗经》的文体高度标准化、整齐化,甚至格律化了,因此它的出现一定是最晚的。

楼主蔡寨主 时间:2018-03-12 22:37:21
  第三次汉字大跃进,是从春秋孔子时代开始直至西汉结束的《传》的文字化,“春秋文”的出现。

  现代所看到的《五经》文本,分《经》、《传》两部分,尤其是《周易》和《春秋》。目前所流行的最大误解是,《经》才是元典性的,而《传》则是后人的主观性的解释。事实上,从根本上来说,《经》和《传》都是经,其差别只是在于文字化时间的早晚。

  以《周易》为例,卦爻辞风格与金文文献很接近,其出现一定是在西周,属于金文跃进运动的一部分。所谓文王演周易,其真实内涵可能主要在于易经卦辞的文字化,这正是在西周发生的,后人将其归功于西周的开创者文王。西周之前,易经唯一的文字是作为卦象的象数文字,而没有语言文字。无论是卦爻辞,还是对卦爻辞的解读,都是口耳相传。那时并无经传之分。

  而《易传》的文字与语言的同步性则再次飞跃,更通俗,更易懂,很多语句现代人也是一看就懂。好无疑问,《易传》的文字形态与卦爻辞的文字形态有很大不同。卦爻辞的文字属于金文。由于《传》的文字化是从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开始的,我们不妨把《传》的文字形态叫“春秋文”。

  第四次汉字大跃进,是新文化运动时期白话文的出现,至此,汉字彻底与语言同步,成为完全的语言化文字。

  《易传》说,“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这说明在《易传》文本化时代,尽管“春秋文”已经出现,但人们心目中的书,还更多地是指金文文献,与语言高度不同步,因此“不尽言”。

  王弼说“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与《易传》相比,少了“书”。因为此时,金文已经不再流行,甚至已被人们彻底遗忘。后人是凭借不断出土的钟鼎,才得以逐渐重新认识金文。“春秋文”成为文字的流行形态,语言与文字间的差距已经可以忽略了,已经“书”、“言”合一了。

  但是,无论是《易传》的“书、言、象、意”,还是王弼的“言、象、意”,都把“象”和“意”单独列出来了,而且都认为最重要的是“意”,而最能直接和更好地表达“意”的则是“象”。

  “象”就是象数文字。但是,由于对文字起源史的彻底遗忘和无知,无论是《易传》,还是王弼,都人为忽视和割裂了象数文字与自甲骨文而起的语言化文字之间的联系,把象数文字看成与语言化文字根本不同的东西。他们看法也构成了此后中国传统的主流观点,直至现在。

  这导致现代的人一直把甲骨文当成汉字之源头,而无视其象数文字基础,无视象数文字本身。这就人为地割断了中国的文字史,割断了中国文明本身的历史,让我们即无法准确认知和理解汉字本身,也无法准确认知和理解中国文明本身。

  荀子说“文以明道”,后来的周敦颐也说“文以载道”。这貌似出现了一个新关系,“文、道”关系。这里的文,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字了,而是由文字所组成的文章。到荀子时代所在的战国末期,由于“春秋文”的推广普及,大量长篇大论的文章开始出现。这个时期也恰恰是“诸子百家”的思想活跃时期。“道”就是“道义”,就是“义”、“意”。

  因此,“文、道”关系,实质上就是“文、意”关系,是对《系辞》“书、言、象、意”关系,王弼“言、象、意”关系的一个简化。荀子之“文”实质上对应于《系辞》的“书、言”和王弼的“言”,“道”对应于“意”。因此,荀子忽略了“象”,而在“文、书、言于道、意之间建立了直接联系。

  无论是《系辞》,还是王弼的论调,都是针对解读周易而发,也正是在易学这个专业领域内,象数文字(卦象)被完美地保留下来。而在日常生活中,象数文字是不存在的,而只有语言化文字,即文和文章。尽管忽略了象,以“意”为核心的传统依然被继承下来。

  因此,文以载道的思想源头并非是荀子,而是易经,也是中国文明本身。在易经的起源时代,在中国的一开始,“文以载道”的思想就存在了。在那时,并无语言化文字,而只有象数文字(卦象),被用于被表达“意”。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文、道”关系贯穿于整个中国文明史。(DYH:道义社会)


作者:皇家海洋 时间:2018-03-12 23:34:16
  楼主就是个,傻X
作者:zy8349 时间:2018-03-12 23:34:20
  说得什么狗屁话!任何语言文字都是发展的,古代语言和现代语言的差别,在任何一个语言系统都是存在的!所以任何语言都有“文言文”!
作者:zjlin0839 时间:2018-03-13 00:15:01
  文言文精简,当时是用竹简,如果像楼主这样长篇大论,一部书估计得装好几屋子。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3 00:34:03
  你们好古,是因为语言,语体断了传承。虽然我们知道主流有很多翻译错误,但既然错了这么久,也就没必要去纠正了。对于先秦文籍和文言文,不必去赋与特殊意义。从诗经到出师表,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在此,我还是要说真话。先秦文言文全是当初的口语。如果不是口语。那么在诗经里唯一出现过的“汝何之也”不会继续用到今天,且使用人口不会少于几百万。。。这个“汝何之也”仅在诗经中的一篇诗歌里出现,做为民歌。再也不见古籍。当然,中国译错了那篇诗。但我们懂那篇诗,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主人公太像我们身边人,语气,心态,表达,思维似乎穿越了。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3 12:31:13
  妹者!汝何之也,去何去也,与何之去也!何是去也!何时去也!这是我老家方言,翻译为“妹妹,你是谁呀,到哪里去呀,和谁去呀,怎么去呀,什么时侯去呀!文言文只是当年的口语,希望你们尊重事实!
  • 韩服沐猴: 举报  2018-03-13 12:46:28  评论

    如果再加“何此去也,何理去也,何至去也,何事去也,”你们会全蒙了。
我要评论
作者:韩服沐猴 时间:2018-03-13 12:35:57
  我将上面方言用文字表达,你们能翻译对吗?具我所知,最博学的古汉语专家也只能译对一半。它是不是文言文口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译不对了。字都是简单汉字,组合在一起,却在你们想象,猜测之外。
作者:氵青宀一口田 时间:2018-03-13 15:08:48
  顶
作者:kazama2000 时间:2018-03-13 15:43:41
  这个话题有意思。但我觉得标题不够明确,至少我绝大多数网友都没搞懂文言文跟古文的区别。

  纵观古今,目前只有中国用的是表意体系,其他都是表音体系。我觉得这可以用一个比较简单的逻辑去解释,因为我觉得往往最简单的逻辑才是最好的逻辑。

  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展出大型文明的国家。大型文明必然会面临一个问题,既广阔的疆土需要统治,巨大的人口需要管理。这就不可能靠传令兵一站一站口口相授了。文字是建立文明的最基本要求。而广阔的疆土必然面临方言的问题,而在统一语言这个需要耗费巨大成本的工作面前,制定的统一官员使用的文字体系就很现实了。跟重要的是,文言文很有可能是古代“行为标准”。考过公考的都知道,所谓文件的行文有一套从字体到文字的位置都规定相当死板的规则的,而文言文很可能就是这样的规则。好处不言而喻,所有拿到文言文的官员,都可以根据规则去解读文书的内容,不受方言干扰。
作者:青木野郎 时间:2018-03-13 17:14:44
  孤陋寡闻,文盲楼主
  • vipfavor: 举报  2018-03-14 20:58:44  评论

    我也感觉楼主是文盲,文言文是书面文字的一种形式,古今中外,书面语言和口语都有差异。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龙8国际娱乐平台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